视野新闻网 汇聚海量最新国内、国际资讯

小说 肉 差点被发现 他轻轻的分开了我的

2020-09-28已围观 68 次来源:互联网编辑:视野新闻网

“我没资格?那谁有资格?”宗继泽追问着。犀利的鹰隼里,透着想要知道答案的迫切。

与此同时,他落于陆丁宁腰身上的手更是握紧了几分。

逼问的架势,宗继泽的脸越来越凑近陆丁宁。

此刻,宗继泽的鼻尖和陆丁宁的,只相差不到一厘米。只要任何一方稍稍动弹,都有可能碰触到。

从宗继泽鼻翼间呼出的热气,也喷洒在了陆丁宁的脸上。

呼吸交缠,在狭小的车内有些过分的暧昧。

不喜这种感觉的陆丁宁,干脆将脸别到了一边。

“宗少似乎忘记,我们已经分手了。”

陆丁宁的语气,看似平静无波。

但实际上,因为宗继泽挨得过近,她的呼吸已经明显加快了不少。

后者,视线依旧紧粘着她。

“我没有答应。和你在一起,我想要的就是一辈子……”

因为陆丁宁侧过脸的缘故,宗继泽唇齿中嗬出的热气落在了陆丁宁的耳际,让她的肌肤起了许多的颗粒。

而更让陆丁宁心跳加速的,是宗继泽的话……

他说,他想要的是一辈子。

其实,没有一个女人不想要天长地久。

陆丁宁也是女孩,逃不了这通病。

以至于,本来她还试图阻拦宗继泽继续欺近她的手,在这一刻力气小了不少。

而这,也让宗继泽得了空,直接将一吻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脸蛋被轻啄了一下。

差点被发现
差点被发现

陆丁宁发现这一点后,一回头凤眼就瞪得老大,想要表达她的不满和恼火。

可她并不知道,这样的自己落进宗继泽的眼里,却是难以言喻的可爱。

也正是这一点,让宗继泽忽然不顾一切的低头堵住了那张日思夜念的小嘴。

忽然被强吻的陆丁宁,恼着要给宗继泽点颜色瞧瞧。

可该死的是,狭小的车厢让她的长腿毫无施展的空间。

而宗继泽轻松的控制了她的双手,肆意掠夺起了她口腔里的甜。

一个吻,缠缠绵绵,持续的时间非常的长。

如果不是车窗被敲响的话,宗继泽觉得他能吻到海枯石烂。因为就在他肆意的掠夺中,他能感觉到陆丁宁的反抗情绪越变越小。

此刻,她甚至有点像是在主动回应他宗继泽……

然而,不适时宜的声音在此刻响起。

“咚咚咚……”

宗继泽在将车子停下后,为了方便自己做某些事情,特意将车窗关上。

而此刻被敲响的,是陆丁宁那侧车窗。

可能是没能吻得尽兴,宗继泽有些烦躁。

也因此,他连从陆丁宁的身上下来都没有,就直接降下了车窗。

就这样,车窗一降,一个执勤交警正站在外头。

“这里不是临时停车位,更不是谈情说爱的地方,请马上带着你的女……”

这位执勤交警其实从前方挡风玻璃就看到一个男人正扑在副驾驶座上背对着挡风玻璃正做什么。

交警猜测,这应该是一对热恋中的男女。

车子开到了一半,就迫不及待的亲热起来。

因为担心这两人亲热忘我,会导致危险事故发生他才上前制止。

可执勤交警的话只说了一半,就没了声。

只因,当那个扑在上头的人稍微往后挪之际,他看清楚了副驾驶座上的那人。

而那人,竟然是一个男的!

执勤交警一度以为自己看错了,还特意揉了一下眼睛。

可揉完之后,他发现这真不是自己眼睛的问题。

那坐在副驾驶座上,真是一个男的……

那也就是说,刚才这两个男的迫不及待的在马路上做了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有那么一瞬间,执勤交警忘记了言语,就那么呆呆的盯着车内的两人。

若不是感觉到自己那白净的脸蛋都快被盯出一个大窟窿来,陆丁宁才不会在此时出声:“请问有什么事情么?”

“咳咳……”

陆丁宁一出声,这人飘远的神志才被找回。

“这里不是停车场,也不是临时停车位。”执勤交警大概是没有看到过男人的基情,一时间大脑有些空白。

以至于,本来想让他们将车子开走的那番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了:“如果二位先生有需要,前面有酒店!”

听到这话的陆丁宁,嘴角猛地抽了下。

她和宗继泽这又是被误会成不正当的男男关系了吗?

他轻轻的分开了我的

靠!

“我们是……”陆丁宁正打算解释点什么。

可宗继泽那边比她更抢先一步出声。

“前面有酒店么?那我们这就过去。”

宗继泽这话一出,陆丁宁立马给他丢了两记卫生眼。

这家伙,难道就没看出来这交警已经误会了他们的关系么?

但他非但不解释,反而还越描越黑。

而宗继泽似完全没感觉到陆丁宁那边迸射出来的萧杀气息,临走之前还对交警道了谢。

就这样,片刻后宗继泽便重新发动车子,带着陆丁宁往前开。

而被留在原地的交警同志则盯着他们远去的车屁股嘟囔着:“难怪我女儿一直找不到男朋友。原来现在帅小伙们真的在内部消化……”

“那人还在盯着车子看。”车子开出许久,陆丁宁还靠在副驾驶座那边,一边仍由车窗外的风吹散自己脸上的臊热,一边透过车窗观察后方还傻愣在原地的交警。

“帮他打开新世界大门,貌似也是不错的选择!”宗继泽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摸向陆丁宁。

陆丁宁的视线一直还落在后视镜那边,暂时没有注意到宗继泽这边的举动,放在大腿上的手被抓了正着。

等她回头之际,才发现宗继泽抓着她的手放在他的唇边亲吻着。

“你又想做什么?”画面虽然不至于辣眼睛,但陆丁宁总觉得有些别扭。

她挣扎着,将手从宗继泽的掌心里抽出。

这次,宗继泽没有反抗,让陆丁宁轻而易举的从他的掌心里逃脱了。

但让陆丁宁逃脱了的宗继泽却说了:“宁宁,刚才那人说的酒店到了……”

正靠在副驾驶车窗边吹风散去脸上臊热的陆丁宁在听到他这一番话之际,才意识到宗继泽把车子停了下来。

而陆丁宁往一侧看去,这才发现宗继泽将车子停在了某一酒店大门口。

霎那间,陆丁宁脸上的绯红迅速的蔓延。

宗继泽这家伙……

“你疯了吗?大白天的,这是想要做什么?”

陆丁宁面红耳赤,连回头都没有的呵斥着宗继泽。

“大白天怎么就不能做了?”驾驶座那边,宗继泽一边说一边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解开。

等他解完安全带之际,才发现陆丁宁的安全带还没有解开,便将手伸了过去。

然,宗继泽没想到自己的手一凑近,陆丁宁旋即回头,凤眼里的锋芒毕露,手刀利落朝他宗继泽劈了过来。

宗继泽的反映速度不错,察觉到陆丁宁的手劈过来,连忙往后退了退,躲过了陆丁宁的攻击。

但陆丁宁并没有就此放过他,而是在宗继泽还没有反映过来之际,快速解开身上的安全带,继而迅速的朝着宗继泽飞扑过去,直接将宗继泽欺压在身下,拽起他的领带就给他来了几拳。

宗继泽也不躲,就那么邪气四溢的盯着欺压着他的陆丁宁,任由她的拳头落在自己的脸上和身上。

他轻轻的分开了我的
他轻轻的分开了我的

陆丁宁这几拳打得很用力,但可能是上次宗继泽跟她说过差点被她的拳头弄瞎了的这一点,陆丁宁这次还真的没有对着他的眼睛挥过拳头。

不过,还是有两拳落在了宗继泽的左脸上。这导致宗继泽的颧骨和唇角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紫红。

等陆丁宁挥完了拳头之后,才发现宗继泽始终都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并且在她揍他的这个过程中还伸手扶着她的腰身……

这做法,和之前陆丁宁要强他的某一次的姿势,几乎如出一辙。

这让陆丁宁忽然尴尬得不知道该如何挥拳。

而让她更无法适从的是她能感觉到她压着宗继泽的某一处明显比之前更大了些……

陆丁宁旋即推开了车门,快速跳下车。

宗继泽看到她懊恼离去的背影,唇角浮现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

你问宗继泽为什么不直接跟上去?

那还不是因为……

宗继泽盯着陆丁宁远去的背影半响后才将视线落回自己的双腿间。

现在他这副德行追出去,不管是陆丁宁和他都丢不起这个人!

眼下,他只能做的便是在车上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等恢复状态再追上去。

可该死的是,被陆丁宁压过的地方总是蠢蠢欲动……

昨日被宗继泽破坏了和靳妮见面的陆丁宁,正琢磨着该找什么机会和靳妮见面之际,却从阮锡元的口中得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

“二少,明天帝城大学开学了。”给陆丁宁汇报完今天相关行程的阮锡元,最后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陆丁宁听完阮锡元的话后,嘴角猛地抽搐了几下,随后立马想要撇清关系:“这好像和我没什么关系吧。”

之前离开帝城的那一会儿,陆丁宁一度以为自己这辈子是不用背诵那些古言诗词了。

所以她在离开后,压根就没有再复习过那些东西了。

可这会儿,她又重新进入了“陆一宁”这个角色,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她又要重新进入帝城大学,重新拾起这些知识了?

“二少,你别忘记了你现在是陆一宁。明天一早,我送你去帝城大学报到。”

“……”陆丁宁哀怨的睨了阮锡元一眼,又忽然想起了之前期末考试挂了的Z文科目,以及期末挂科后季啸威致电陆国华的事儿。

面对陆丁宁的求救眼神,阮锡元连忙转身。

嗯,他是真的怕自己对着小基佬那个含情脉脉的眼神,会狠不下心来。

可问题是,学习这种事情是他阮锡元完全帮不上忙的。

只是准备离开的阮锡元,在走至办公室门口之际,忽然又停了下来,道:“还有一件事。”

“还有什么?”正因为明天要去对她而言如同噩梦的帝城大学,陆丁宁正挠着自己的头发,将其挠得呆毛乱竖。听到阮锡元的声音后,她便抬起头来。

他轻轻的分开了我的
差点被发现

此刻,陆丁宁那双凤眼不似寻常刻意流露潋滟,却因为懊恼而生动几分。

这样的她,让阮锡元顿时觉得血槽都快被她的萌态清空了。所以,他快速的摸出手机,对着陆丁宁狂拍了两张。

察觉到阮锡元这家伙是在拍照,陆丁宁当即从位置上起来,追赶了上来。

“混蛋,拍什么拍,快点删掉!”不用照镜子,陆丁宁也知道自己现在肯定头发凌乱丢人不已。这幅德行,怎能被阮锡元拍到?

不用说,那肯定会成为她陆丁宁这辈子最大的污点。

可被追赶的阮锡元,却拼尽了全力逃走了。

当然,阮锡元还不忘在逃离陆丁宁的魔爪之前,提醒陆丁宁一件事情:“对了,开学之后很快就会对之前挂科科目进行补考,二少你记得准备一下。”

“什么?”追了一半的陆丁宁,因为阮锡元的这话不得不停下步伐。

还要补考?

她之前死记硬背的那些内容已经忘得七七八八了,这会儿还要补考的话,肯定要挂科的……

那该怎么办才好?

难道她真的要把她哥害得毕不了业?

虽然因为即将开学和补考Z文这两件事儿而烦恼着,但陆丁宁的生活还在继续。

这天晚上,她和往常一样给住在私人诊所的陆国华带来了陈梅做的清淡小菜。

就在陆丁宁陪着陆国华吃完了晚餐,开始拿起之前的课本准备为补考临时抱佛脚之际,陆国华的病房门忽然被敲响。

陆丁宁一抬头便发现,宗继泽正站在陆国华的病房门口。

他只穿着白衬衣和黑色西裤,西装外套被他随意的放在臂弯里。

“不是说晚上有应酬么?”看到忽然出现在陆国华病房门口的宗继泽,陆丁宁忽而蹙起了眉头。

宗继泽傍晚的时候给陆丁宁打了电话,说是他今晚有应酬,不能陪着她吃晚饭。

陆丁宁当时还反驳了他一番,说是她一点都没有想要他陪着吃晚饭。

可当时反驳宗继泽反驳得非常坚决的陆丁宁,却在和陆国华单独用餐的时候莫名的想念宗继泽……

而眼下,宗继泽还是出现了。

这让心情莫名有些低落的陆丁宁,忽然凤眼一亮。

宗继泽那边和陆国华打完招呼后,便回应了陆丁宁:“想你了。”

因为想她,所以应酬到了一半他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