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资讯网 汇聚海量最新国内、国际资讯

反垄断调查,知网眼中的“求生契机”?

2022-05-14已围观 7 次来源:互联网编辑:视野资讯网

作者 | 林默

来源:花尔街参考

1

你终于在有生之年,看到你的“查重”仇人,领到了它的报应。

前有法院判决知网以200元/千字的标准,向老教授赵德馨赔偿时,中国知网的诉讼代理人在法庭上表示,如果按此标准赔偿,知网全部在库作品要赔1200亿元,姆们知网没赚到这么多钱。

后有来自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消息,称依法对知网涉嫌实施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微博上,#知网涉嫌垄断被立案调查#的话题,顷刻冲到紫红色的“爆”。

估计“知识”自己都很难相信,有朝一日,一条与知识有关的微博,竟然获得了明星离婚的待遇。

一条点赞10.1万的评论说,“垄断还哭穷?我们写论文查文献的时候,他们怎么没管我们哭穷”。

人间只剩下两个话题,能在积极讨论中不分裂朋友圈稀薄的友情——疫情早日结束,中国知网早日领罚。

2

调查启动的这一刻,群情激愤,关于知网积年累月的苦不堪言,终于等到了一个答案。

知网的回应十分乖觉,表达了“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知网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我们坚决支持,全力配合。我们将以此次调查为契机,深刻自省,全面自查,彻底整改”。

注意,“以此为契机,彻底整改”。

翻译一下:我跪下了,你们都消消气。我们重新来过。

敲碎了黑板,也要有请各位注意的是,市场总局提起的是反垄断调查。

比如说,知网跟期刊签订的协议中,要求在合同期内,期刊的内容只能独家授权给知网使用,这可能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是可以被反垄断调查的;

再比如说,合同都到期了,知网还要求期刊保证,那些你曾经承诺过我的权利,在合同期满后5年,仍然由我独家使用。这也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再再比如说,跟知网签约的期刊,会要求作者授权“网络出版和信息传播权”。

这个要求到底是怎么来的?是期刊自己想为知网做些事,还是应知网的要求。

这其中,有没有谁,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再再再比如说,知网作为“查重服务”的提供者,只跟图书馆这样的机构用户做买卖,而不向学生这样的个人用户直接提供服务。

导致后者,只能在市场上高价购买,也不知道是谁提供的“查重”服务。

这样拒绝交易的行为,按照《反垄断法》的规定,“没有正当理由拒绝交易”,也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我简单总结一下,反垄断调查,调查的是,过去这么多年,知网的舒适区何以这么舒适?

这些行为都很可恶,可这跟知网这么多年,侵犯大家的著作权,应该支付的赔偿无关。

这个反垄断调查,在道理上,跟那1200亿无关。

3

但是,道理上无关,不代表情绪上无关。

中国知网,为啥态度特别真诚地、近乎欢天喜地地,接过了反垄断调查?

如果没有反垄断调查,疏散了同仇敌忾地情绪,中国知网真的会面临1200亿的赔偿吗?

必须得说,知网还是特别有知识的,在司法机关明确表态,要知网向作者赔付损失后,知网丢出了一个,数学上不可能完成的题目,“如果都按照赵德馨教授200元/千字的标准向作者赔偿,知网全部在库作品要赔1200亿元”。

这是一种策略,把自己要承担的责任无限扩大化,导致责任无法承担。

全部在库作品是什么概念,在《中国知网是不是该把所有教授的账都结一下?》那篇文章里,我说过,我在“中国知网”上搜我自己的名字,发现公众号上的文章被列为了“哲学与人文科学”,被知网要求“付费阅读”。

我的这些文字垃圾,也属于“知网在库作品”。

每千字拿到了200元赔偿的赵德馨教授是啥人?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史学科的开拓者和奠基人。

向来不太尊重知识的中国知网,在计算自己可能承担的赔偿的时候,忽然特别尊重知识产权了,把所有作品可能要求的赔偿,都提高到了赵德馨教授的标准,给自己算出一个1200亿元的天价赔偿,也把球从自己身上踢回给了全社会——

反正我赔不起,你们看着办。

狂徒张三,切割掉了正在运行中的一段电线,卖了1300块钱,可造成的经济损失有10万块。

请问法律会按哪一个数字给张三判刑?

不好意思,10万块。

4

哭嚎自己赔不起几周后,中国知网等来了针对它的反垄断调查。

无论监管的深意是什么,知网都立刻做出了一个要借坡下驴,借梯子下烟囱的姿态——“以此为契机,彻底整改”。

当然,反垄断调查如果证据确凿,也是有罚款的。

针对阿里的反垄断调查,落地的罚款是182亿元;美团“二选一”的反垄断调查,靴子落下的罚款是34亿元。

你觉得,如果中国知网坐实了垄断之名,确认了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它承受的罚款有多少?

跟全部在库文档涉嫌的侵权赔偿相比,哪个会比较高?

在知网那份火速发布、深刻认错的回应中,大概有两个字是特别真诚的——契机。

希望以此为契机,和从前的自己切割,和巨额赔偿切割——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吃进去的可千万别让我都吐出来。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