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新闻网 汇聚海量最新国内、国际资讯

【老花文集】心疼的思念

2020-10-17已围观 3 次来源:互联网编辑:视野新闻网

心疼的思念

作者简介】本名何润花,《花智林老调》专栏作家。内蒙古阿拉善人,阿拉善大润公益协会发起人,喜欢旅游,喜欢用文字书写生活。第四届全国青年志愿服务大赛金奖。

晨起,突然间那么那么思念母亲,我知道这样的情绪一出现,眼泪便会决堤。任由了眼泪模糊了眼睛、打湿了枕巾。细思量,有近两年的时间没有因为思念父母而流泪了,许是积压的太久,那心底里的情绪在这样一个我不那么忙碌的早晨喷涌而出,我理解我的情绪,也允许这样的时段有这样的情绪。

眼泪流出的时候不去擦拭,这是自父亲、母亲过世后的“任性”,那两次跪在他们灵柩前撕心裂肺的痛,让我早已经顾不得眼泪流到了哪里。

每一次的思念流眼泪,都会伴了回忆而来,那些忘也忘不掉的画面一个一个的钻进脑子,那些春夏秋冬、白天黑夜、清晨夜晚里都有的模样,无比清晰的在脑子里播放,母亲梳头的样子,父亲放羊的样子,母亲做饭的样子,父亲编柳条磨的样子,母亲说话的样子,父亲睡觉的样子……他们眉梢的、嘴角的、眼里的、额头的模样都清清楚楚的存在我的脑子里,只是脑子里的丰富令眼前的孤单显得更加凄凉、哀伤。就这么越想越心疼,越心疼眼泪流的越厉害,直到眼睛酸了,嗓子疼了,身子乏了……

脑子里突然想起母亲留给我的串珠、帽子,还有她走后我拿回家的她的枕头。赶紧起来找出了仅有的母亲用过的东西,捧在鼻子前使劲闻、使劲闻……闻着闻着便哭的不能自已。四年了,这些东西上闻不到一点点母亲身上的味道了……当初拿回家的时候母亲的味道那么浓那么浓,那种我闻惯了的味道,那种在梦里都熟悉的味道,那种永辈子都记忆深刻的味道都去了哪里?去了哪里?

母亲过世后我选了这几样带回家,星月菩提是我请来给她的,她在佛前供了三年后交还于我,上面沾了香的味道也沾了妈的味道。紫红色的兔毛帽子也是我买给妈的,妈戴了帽子、围了围巾的模样历历在目……妈安葬后把帽子捧在在鼻子前,眼泪也如今天一样决堤。小竹编枕头上还能看到妈的汗渍,妈弥留之际是枕了这个枕头度过的,拿回来后我枕着沾了母亲汗水和味道的枕头睡了一周……我怕日子久了味道会跑掉,便都用密封袋把她们装好,我以为我能把母亲的味道留存……此刻我最思念的味道跑的无影无踪,心里顿时无比失落、无比哀伤,那种无所依靠、没有安全的感觉把我团团围住。眼泪流的更凶了,嗓子更疼了,身体爬在床上,心里早已经山崩地裂。这样的大哭自父亲过世后只在母亲过世的时候有过。我以为时间会淡化我对父母的思念,却在与父亲别离九年,与母亲别离四年后的今天如此强烈而痛苦。

多年来已经习惯了用文字和歌唱来舒缓内心和情绪,也总能找到释放的渠道,每一次写完、唱过便平静了。今天依旧,只是无论是写还是唱,都流着眼泪。我不知道两年能聚集多少眼泪,怎么就流也流不尽、擦也擦不干、止也止不住。父母的灵魂安放在我的心里,父母的肉身安放在故乡的坟墓里,连接这两处的路是用眼泪铺成的。

翻看日历,又快到九月九了……

END

花智林老调投稿须知

刊登作品均为作者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和作者名。

4、投稿作品均为原创,投稿作品图文由投稿人自负,本平台概不负责。

6、其他转载图文作品,请备注出处并告知本平台转告作者。

原创发布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