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新闻网 汇聚海量最新国内、国际资讯

茅卫东:看啊,这一颗颗玻璃做的爱心

2019-12-11已围观 328 次来源:互联网编辑:视野新闻网

前几天,看群里消息,心有感慨,发了个圈:

年长者说“姜还是老的辣”,这是自恋;年轻人说“十年后再看”,这是狂妄。年长者对年轻人说“希望在你们身上”,这是忽悠。希望,不在于年龄,不在于健康,而在于大脑会不会思考。

我说的思考,没有把“算计”包括在内。

有位老友看后留言,说他曾在一篇旧文里写道:

我不太喜欢听的三种称赞:

1,同事说:他的黑板报出得好。

——这是雕虫小技

2,学生说:他很和蔼。

——这不需要能耐

3,领导说:他是老教师,有经验。

——我的经验不是因为年老

知音啊。

关于“雕虫小技”——

在中国教师报做编辑时,有位特级教师发来一篇稿子,内容是谈板书设计。

我当时的回复简单粗暴,大概意思就是:特级教师理应对教育教学有一些深入的思考和研究。板书设计当然重要,可终究属于入门级别。你都特级了还在写“如何设计板书”这样的文章,那年轻教师还能写什么,好歹你也给年轻教师留口饭啊?

这位特级很客气,回信表示接受我的批评。他现在是全国著名数学特级,名字我就不说了哈。

关于“和蔼”——

和蔼一般是指上级面对下级、年长者面对年幼者时表现出的温和态度。

一般来说,越有能耐的领导(长者),面对下属(幼者)时往往越发和蔼,徒有虚名、华而不实者多喜欢装腔作势,甚至装神弄鬼。

不过,和蔼本身并不需要以能耐为依托,关键在于一个人内心里是否真的有“人人平等” 这一理念。

这位朋友不喜欢学生赞他和蔼,我专门就“平易近人”写过两篇文章。

做人啊,别不把自己当回事,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不要总是仰视别人,也不要谁都不放在眼里。有这样的心态,就会对和蔼、平易近人这些词有不一样的理解。

茅卫东:平易近人?我不配

茅卫东:平易近人?不过是毁人于无形

关于“经验”——

有个说法很流行,老板对一位应聘者说:“你不是有10年工作经验,而是一个经验用了10年!”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得快”,还记得这句话的人都有些年龄了哈。

还有一个更有年份的说法,叫“老革命遇上新问题”。

这个信息化的时代,鱼都可能死于车祸,干掉自己的往往不是同行而是跨界而来的外行。于是,“经验”就成为一个颇可以玩味的概念,有时甚至是个鸡肋。

价值观、元认知、思维方式……远比“经验”更为重要。前者欠缺太多,就容易出现“越干反而越不知道应该怎么干”的尴尬。

后面的内容既罗嗦又烧脑,不想损失脑细胞就拉到最后点一下“在看”哈。

太认同朋友的这个留言了。

考虑到朋友圈的留言必须是双方的共同好友才可见,为让更多人看到朋友的这个留言,我就复制粘贴了一下,并特意在前面加上【留言精选】字样。

很快,有位新加不久的朋友——就叫 T 吧,发了三个表情、两条私信于我:

1. 那要怎样赞你才比较舒服?

2. 我怎么感觉自己不需要赞呢?

开始我没有把私信和朋友圈联系在一起,所以不明白 T 什么意思。收到截图,我才明白 T 误会了。

我说,留言精选,意思是微友留言,不是我说的。

T 发语音:

3. 其实人呢,都喜欢被赞美嘛,对吧?被赞美都是很开心很愉悦的。

把三条信息联起来,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T 误以为【留言精选】也是我说的话,我解释也没用。

难怪经常看到这样的桥段:(女子)你说啊,你说啊……我不听,我不听……

于是,在自己发的那条朋友圈后面也留言感慨了一下:……唉,为一个热心推广普世价值的教师解释什么是【留言精选】,我觉得很悲哀

T 又发一条文字:

4. 不要太较真了,有时只是想说说话,哪里什么都是文章呢?

想说话就直说,一会儿揶揄,一会儿自夸,一会儿又装理解 ,这么拐弯抹角的干嘛

我说,横竖都是你有理。

T 赶紧握手言和,说:

5. 对不起,让你误会了!

敢情还是我的不对嘛,是我误会了T T 的错只是在让我产生了误会。

T 说:

6. 如果觉得不开心,就删除吧,本来觉得大家都关注教育的。

为了一个【留言精选】,折腾这样一番动静,简直有病。

又不是女朋友,不费心伺候,先踢出群去,再删除好友。

扯这些是不是太小心眼儿了?

我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还是决定把这番对话写下来,不知道有没有人读出“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的意思。

这几年,通过网络结识了不少热衷于“启蒙”的人。认识的人越多,我越不想接近这个圈子。

T 为例。

T 给我发信息,貌似回应我的朋友圈,后来自己说了,其实是想找个人说说话

我和 T 并不熟悉,只是前几天邀请她加入我的一个微信群。邀请的原因,是她朋友圈里转发了不少我也感兴趣的东西。我希望 T 入群后可以给群友们提供一些信息。

出于谨慎,我说:在群里稍稍悠着点哈。

完全没料到,就这一句我以为很平常很好理解的话, T 和我语音通话聊了一个多小时。如果不是我最后提出结束通话,估计聊到手机没电也没问题。

概括地说,T 表达的意思是:自己在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周围很少有人能够理解自己。

我向 T 提出了两个问题,第一,做为一名教师,你考虑过学生以后的适应性问题吗,他们毕竟是未成年人啊?第二,你知道为什么周围很少有人理解你吗,就是因为他们愚昧,所以你要去“启蒙”?

听得出来,T 从来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两个问题。T 甚至认为,学生以后的适应性问题不是自己需要考虑的。

我以为, T 虽然以“启蒙”为己任,其实自己就是一个非常自我中心的人,只关心自己的目的是否达到,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和生活。

不独 T 是这样,很多以“启蒙”为己任的人都有这毛病。

这两年,有过几次境外游。在境外碰到过传教的,宣法的,基本上都是中老年女性,都自称是中国人,都给我留下了很坏的印象。因为她们的动员模式基本一致:听我的,必能得福;你不信,必遭报应。

“生南为橘,生北为枳”啊,网络也是现实的翻版。

许多人的宣讲内容与宣讲形式是背离的,他们口头的信念与骨子里习惯的东西是背离的。

但他们缺少自知,还不接受批评,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在做一件伟大的事业,所有的批评都不足为虑。

因为太自我中心, T 自然很孤独。

那次聊了一个多小时显然不够,这次先是抑我扬己(怎么赞你才舒适,我不需要赞),后来直言“只是想说说话”。

有孤独感,这个我完全理解。可是孤独加自傲,那可就差劲了。

我不需要别人赞我,我需要别人理我,听着像一个笑话,仔细想想很悲哀啊。

一个热心“启蒙”的人,不了解自己的“启蒙”对象,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受挫,不知道如何改进方法,倒是孤独得不行。孤独也不明说,还要假意启蒙来达到让别人与之交流的目的。

何苦来哉?!

几年前做教育公益时,也发现不少公益圈的人有一种“自我崇高感”:啊,我是做公益的哎,我是好人哎。一到现实中,受不了冷遇:我是为了谁啊,我不是为我自己啊,我还不都是为了你们?你们为什么不理解?为什么不支持?我是做公益的哎。

对自己可能遭遇的困难都没有预估,更别提准备几套预案了。内心不够强大,思路不够清晰,甚至自己都时刻需要“妈妈抱抱”的人,还是别说“启蒙”别人、“奉献”社会了。

这颗爱心,不应该是玻璃做的啊。

来源:教育自由谈,版权归作者所有。